站内公告: 诚信为本:市场永远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。

产品展示

新闻中心标题新闻中心标题新闻中心标题

添加时间:2016-04-03

  我喝酒可有年头了,应该可以追溯到七八岁的时候。也许是娇惯的吧,父亲不许我抽烟,但却惯着我喝酒。从最小蘸着筷子头就开始和酒有了接触,父亲拿筷子蘸着酒让我舔,一股辛辣的味道直窜喉头,呛得厉害,而我却咧开嘴笑得咯咯的。看来我和酒是有缘的,我是闻着白酒的甘甜醇厚中成长的。

  每年一到春耕或是秋收的季节,都是农人们最忙累的时候,也是需要干活后犒劳一下自己的,解解乏困。当与父母扛着家伙什,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后,父亲嘱咐我的第一句话是:“去,打点儿酒去,解解乏!”我便乐不可支地一溜烟去了。打上一斤散白酒,称点豆腐皮,弄点花生米酥豆,来点辣椒酱蘸大葱,母亲再在豆腐山药的熬菜中放点肉星,那是喝酒的绝佳菜品。往嘴里丢一颗花生豆,“咯嘣”一声脆,撕一张豆腐皮,卷上蘸酱的葱,猛地撕咬一口,满嘴的豆香夹着葱香裹着辣椒的味道。一扬脖子一口酒,那感觉真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述的。“多年父子成兄弟”,我和父亲喝酒没有一点拘束感,每次喝酒都会和父亲哼哈起来,酒过几杯,还会因为看法的不一致而辩驳一番。父亲是高小文化,算是文化人,而我却是少不更事年少轻狂。往往这个时候,母亲一句“快都悄悄的”,我们便偃旗息鼓自顾喝酒了。

  每到逢年过节我父亲必要东凑西拼几个像样的下酒菜,让我到供销社去打上些许散白酒,请上本家的长辈,我爷爷奶奶,四爷爷一家子,大家伙围坐在一张磨得已经没了漆面的小四方桌边推杯换盏,拉拉家常,乐呵乐呵。每次这个时候,我就会被奶奶举架到桌子边上,而我奶奶却是不上桌的,和母亲在厨房里忙乎着。等忙完了,我奶奶也不吃菜,往炕沿下一站,端起牛眼睛酒樽,一饮而尽,算是完成任务。而我却像个宾客一样端坐在桌子旁,跟着长辈推杯换盏。奶奶离开已经三十多年了,每每想起,心中老有酸楚和隐痛。奶奶是疼我的。

  放暑假的时候,我和弟弟一般都在河边草地上玩,经常是从家里带一个大洗衣盆和一大堆脏衣服,玩之前要先在河边洗衣服。就是找一个大石头当搓板,坐在一块小石头上,两腿插在河里,搓一件就用石头在河里压一件,河水自然就把衣服冲干净了。

上一篇:大陆剧团“非法”带酒赴台?原来是用于清洗戏

下一篇:周海媚自曝是瓜尔佳氏后裔 祖先曾是广州县令

这里是您的网站名称
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澳门永利会在线开户 产品展示 永利娱乐 售后服务 人才招聘 安全须知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

电话:+86-0000-96877传真:+86-0000-96877永利娱乐|澳门永利娱乐网址平台|Sitemap1|Sitemap2

ICP备案编号:ICP备********号